【古人有瘾】他本是白面书生,却生逢浊世,终究成为民族英雄

【古人有瘾】他本是白面书生,却生逢浊世,终究成为民族英雄
客户端北京8月24日电 题:他本是白面书生,却生逢浊世,终究成为民族英雄  作者 宋宇晟  现在一提起郑成功,简直所有人都会将他和台湾联络在一起。  但你知道关于他更多的前史细节吗?比方郑成功长什么样?作为人们印象中的名将,他的武功怎么?他又是怎么克复台湾的?制图:李雪瑶  颜值怎么?  先说颜值。  按我国史家的习气,在记载史实时,人物的长相一般不会着墨太多。因尔后世难以猜想前史人物的样貌。  但郑成功不同。尽管在我国史籍中关于他容颜的材料简直没有,但荷兰人的材料填补了这部分缺失。  菲利普•梅是一名荷兰人。他后来在郑成功克复台湾的战役中被俘,成了郑成功与荷兰人之间的翻译。  在他编撰的《梅氏日记》中,具体记载了和郑成功触摸的各种细节,其中就包含样貌。  “我猜他年约四十岁,皮肤略白,相貌规矩,眼睛又大又黑,那对眼睛很少停止的时分,不断处处闪现。嘴巴常常打开,嘴里有四五颗很长、磨得圆圆、距离大大的牙齿。胡子不多,长及胸部。”菲利普•梅写到。  在日记中,梅氏还有板有眼地描写了郑成功其时的服饰穿戴。  “他身穿一件未漂白的麻纱长袍,头戴一顶褐色尖角帽,款式像便帽,帽沿约有一个拇指长宽,上头饰有一个小金片,在那小金片上挂着一根白色的茸毛。”  此外,梅氏对郑成功的回忆还包含“说话声响十分严峻,吼怒又昂扬”以及“右手拇指戴着一个大的骨制指环,用以拉弓”。  武功怎样?  明显,郑成功在荷兰人面前是一身戎装。  至于他的武功怎么,荷兰人也才智过。  《梅氏日记》就有一段郑成功展示高明骑射技能的记载。  “咱们来到海滨平整的当地,他的一个侍从就拿三根约二呎(六十公分)的短棍,每根顶端都有一个小圆环,小圆环上贴着一个银币大的红纸当箭靶,三根棍子在海滨插成一排,相互距离约十竿(约三十八公尺)。”制图:李雪瑶  郑成功骑马疾驰而来,拔一支箭中榜首根棍子的箭靶,第二支箭射中第二根的,第三支箭射中第三根棍子的箭靶……  梅氏记载,郑成功一路跑来都保持同一速度,“既没有停下来,也没有减速”。  尽管武功了得,但参军前的郑成功其实是个“白面书生”。  明崇祯年间,郑成功考中秀才;尔后又进入南京国子监进修,父亲延聘教师教他读书,还曾师从江浙名儒钱谦益。制图:李雪瑶  仅仅生逢浊世,郑成功才成为后世眼中的将军形象。  荷兰人眼中的郑成功大军  郑成功攻台之战始于1661年。  这年阴历三月,郑成功亲率战船向台湾进军。随后,郑军在台江海域与荷兰军舰打开海战。  海战中,荷兰军舰凭借其舰大、炮多、火力强,向郑成功水师进攻。郑军尽管船小,但作战骁勇。  郑成功水师以五六艘兵船攻击最大的敌舰赫克特号(Hecktor),将士带着火药,跳上敌舰,将其炸沉。其他荷兰军舰也在冲击之下“溃退海中漂浮”。制图:李雪瑶  《梅氏日记》载,荷兰人“对郑成功的勇敢惊叹不已”。荷兰人还描绘,郑军头戴亮光的头盔,手握大刀,军威甚盛。  郑成功大军登陆后,以大部军力正面迎击荷兰戎行,以七八百人迂回到敌军侧后,进行前后夹攻。荷军四面楚歌,不知所措,争相逃命。  郑成功在致荷兰殖民总督揆一的“谕降书”中严肃指出:“然台湾者,早为我国人所运营,我国之土地也……今余既来索,则地当归我。”但对方回绝屈从。  两边战役又继续了几个月。制图:李雪瑶  到当年的闰七月,郑成功水师还与荷兰援军进行海战。史载,经一小时激战,荷舰简直全军覆没,只要一艘受伤战舰遁逃远海。  阅历了9个月围城,荷兰殖民总督揆一总算屈从,表示同意“和谈”,带领残敌五百人难堪退出台湾。  至此,沦亡了38年的台湾又重回祖国怀有。  “开台圣王”  在克复台湾的当年,郑成功便患急病身亡。但郑成功的故事并未结束。  在台湾的一年多时间里,郑成功驱赶了荷兰人在台湾的控制,加之郑军大力推广屯田,将大陆生产技能带入台湾岛内。  正因而,郑成功在台治水、驱虫等灵异传说也在当地盛行。  这位从前的将军逐步成了台湾当地的“开山祖”,被台湾民众尊称为“开台圣王”,从而演化成祈愿灵验的保护神。制图:李雪瑶  今日的研讨显现,郑成功逝世后不久,就有台湾民众在当地建起“开台圣王庙”并加以祭祀。而跟着岁月流逝,台湾岛内祀奉郑成功的古刹与日增多,郑成功成了台湾特有的当地守护神。  此外,郑成功之名在日本也广为流传,甚至在日本一度呈现了以郑成功为原型的各种文艺作品。  到了光绪年间,清廷也为这位曾对立清军的“开台圣王”追赠谥号“忠节”;并颁《诰命》,赠其“延平郡王”称谓。  1875年,延平郡王祠竣工。清廷大员沈葆桢为其专门撰联,赞颂郑成功克复台湾的功劳及其民族气节——  开万古得未曾有之奇,洪荒留此山川作遗民国际;  极终身无可怎么之遇,缺憾还诸六合是创格完人。  参考文献:  1 赵尔巽等:《清史稿》,北京:中华书局,1998年版。  2 赵国明:《台湾台湾》,北京:神州出书社出书,2012年版。  3 邓孔昭:《郑成功与明郑台湾史研讨》,北京:台海出书社,2000年版。  4 郑广南、郑中庆:《<梅氏日记>关于郑成功克复台湾的前史记录》,《国家帆海》2012年第01期。  5 潘健:《沈葆桢保台思维管窥——以“牡丹社事情”后为郑成功正名为中心》,《福建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》2016年第2期。  6 苏彧:《郑荷台湾之战剖析及启示》,《军事前史》 2016年第3期。  7 寇淑婷、[日]岛村辉:《日本“郑成功文学”的构成、流变及其研讨态势》,《东疆学刊》 2017年第3期。